1. 首頁
  2. 産品名稱

安卓版下載|半壁薔薇,寂寞如我

瓊花賦,聚八仙,韓湘子,空樽造酒,聚土花開來。

五月瓊花憐芍藥,六月重開有異香,七月無處話淒涼,八月榮枯莫問霜。

--題記

瓊花淡雅著風姿,風韻了多少墨客的正直諸品,淡寡薄性,亦然風韻著安卓版下載酹酒葉爲杯的欲懷。總是喜歡,在夜裏將花心,花語,花憐浪漫成一隅獨袂的仙花色彩,自我陶醉,酹葉爲杯,空樽造酒,一怡堂前。

夜裏賞花是景,惜花是情,我只是在夜裏借景抒情,把想你,想進一朵瓊花,瑤成花語,與我一同持夢,夢住雲母溪,幸遇何仙姑教食雲粉,可置愛情不逝。

夜裏何人聚八仙,尋其仙緣。我在無數個夜裏殇情修煉,把紅塵修煉成凡塵,是否也該引入仙班,與八仙一同過海。就算是遊,也要遊過那片滄海,了了塵緣。

葉修身落土成泥,花修身獨謂花冢,人修身焉能成仙,一花一葉一菩提,人何又念本無他。一朵瓊花,雅成一種閑亭上望的欲懷,而望的,無處著華。亦如八仙過海,縱葩著我們追求奇卉浪漫的傳奇,而過海後安知還有另一片海,傳奇沒有說完,我也是否不該過問,在海的另一面,再續八仙。

拈一朵瓊花,過一片滄海,瑤姿琪豔的潔白,步進欲暖的生煙。

拈一朵瓊花,夢,瞬回曲水的空間,在一場此情依舊的花事裏遇見。你朱顔未改,我塵霜滿面。你相逢若一笑,謂君一依夢;我暗彈相思淚,相思渺無涯。

瓊花五月憐芍藥,六月還會重開。我不只是喜歡花開爲懷,更欣賞六月重生的異香,迷迷蕩蕩,在這若煙若雨的時節開出一種不謝的希望。

瓊花七月淡罷逍遙時節,八月終會枯謝含霜。原來重生,只是對花開曾今的一段留戀,以一種異香奇卉的方式留畫一簇流年,一段過往;留畫沉水香逑的剪影,坐想紅樓的淡妝。

弄玉輕盈揚州慢,慢慢,慢慢與你相偎,慢進瓊花瓊瑤,瓊一場煙雨蒙蒙,瓊一座煙鎖重樓,瑤成亭上望,瑤成八仙鎖。

鳳去了,樓空;人去了,空樓。江水還在自流,煙雨依舊忠誠的鎖著無人的重樓。

夢好難留,夢語難修。哽哽,哽了我的話;影影,影去你的手。你不要走,路面還有霜,我陪你走,長著我的夢。

彼年豆蔻,誰的華裳,履在我的肩膀;今年淺夏,誰的幸福祝在我的希望。是你走得太早,才讓我錯得如此冰涼,我看著時間殆成無法挽留的光,無可奈何的在卑微發黴的高傲裏消耗,讓我陷入花落尋常的痛癢,枯謝得如此瘋狂。

眼睛下著雨,如同窗外纏綿的潇湘,試著將自己的眼淚柔在緣淺,畫進屏雲,落在天涯,無悔的濺成寂寞,綻成一朵余寒系情的瓊花。

花若鈴,叮音,系風飄來潇湘細雨,吟進我的空房,濕了寒玉床,把我濕成依雨闌嬌的女子,千結心思,淺眉欲語,衣帶系風飄。

光陰那麽短,遺憾那麽長,思念依舊靜,瓊花還在香。愛情,暧昧成一種慢性的砒霜,心甘情願被毒成不同的味道,從心裏毒到牽腸,還能活的如此有模有樣。原來,愛情只是一種沒有劇毒的毒藥,一半是甜味,一半是憂傷。

瓊花依舊浮動暗香,擱淺著蔓妙,在一場與誰遇見裏美好,在一座爲誰傾城的瑤池邊含情,等著我將她拈取,陪我同聚八仙,過那情歸落涯的滄海。

夕風的瓊花,天涯的芳草,如詩,若寒在五月棲遲的岸邊,面朝大海,癡視著對岸春暖花開,花開在芙蓉水上,未了夕風吹冷的鳳凰山。

回樂海寒,茫茫有感,滄海遲暮,幾時煙已晚。

拈一朵瓊花,踩一朵雲霞,渡一片滄海,渡一場盛世煙花。

拈一朵瓊花,瑤一壺香茶,賦一縷仙風,賦一阕煙雨履下。

——半壁薔薇,寂寞如我。

三月的天氣如同一縷袅袅上升的青煙般飄忽不定,溫熱的夏風慵懶的卷起半城春色,陡然間便是姹紫嫣紅。推開窗,掬一彎晨曦,揚起漫天煙雨。我刹那迷離,一如微風挽起你的發。

指尖缭繞的墨香和著你的韻律,希冀尋到一絲青春的余燼。透過時光凝視那一雙靈動的秋水,字裏行間都镌刻著難言的寂寞。于熙熙攘攘中從容來去,隨意的揮霍著在我看來百無聊賴的時光。

薔薇依舊盛開,絢爛滿眼的空白。夏日明快的主調,連綿陰雨也覆滅不了,你笑著訴說平凡的美好,可是那無憂的純真背後,總掩藏著同樣的寂寥。伸手握住陽光,溫暖夢幻,如細絲纖柔般令人懷念。百花叢中,你绯色的身影徜徉在斜風細柳裏,竟是我往後余生裏的守望與缱念。

予青春以華裳,示歲月以沉默。折一束花,沏一杯茶,讀一本書,這瞬間的滿足,幸福竟如此簡單。一刻甯靜便是一方樂土,你恬淡的微笑,我安然的沉醉。迎著湛藍的天空,目送白雲飄向遠方,任憑水光遮了我的眼。你清淺的回眸一望,朝花覆雪般令我留戀,而後垂眸陌路,江湖兩忘。

就算賦予萬物以思念,也難以企及那人的心上。彼岸月柔風雅,包圍你的絕世芳華。我將所有桀骜,揉碎在依稀有你的十丈軟紅裏。君不見夜色微涼孤影橫窗,風吹殘燈兩茫茫。費盡思量,且試紅妝。月華浸透薄裳,西樓遙望,你暗彈胭脂淚,就算倚遍欄幹,依舊是身隔天涯,恨別千山。

承載的太多,結果也只能是隕落。命運早已做好了伏筆,只等時機一到,便將我們狠狠地攥進掌心。或許開始就錯了,可我還要自欺的繼續下去。

入夜,漠漠輕寒,獨自吟唱。

華燈初上,那些過往,掩在現實之外,徒留下那句‘我在聽雨’萦繞耳畔。雨打花碎,兩敗俱傷。所謂如花美眷,其實稍縱即逝。如果一朵花從不曾綻放,那它的枯萎就沒有任何意義。我提一盞月光,在這裏理所應當的守望。美好的東西總不願被打破,哪怕只是誘惑,我也情願沉淪。我不願被救贖,是真的不願。如果非要救贖不可的話,那麽,我只要你,給我一個答案。

我執筆傾入半生的余墨,你卻用淡漠繡成靜美的絕色。信手拈來的承諾,可笑如手中的一捧流沙。

一個轉身,就當做是對過去的告別了嗎?我一時間不能自己。是了,滄海桑田,那些少年情懷,早已湮滅在了歲月裏。我心中一種莫名的悸動,爲時間無法洗禮的我,爲那個時候最美的你。那時的你,也會如我一樣,淚流滿面。

依舊等待,明知不可爲的等待。我無法面對此生執念,被你輕易的隨手湮滅。夜色荼蘼,染盡思念。我將悲傷浸透在黑暗裏,將你給的溫柔一飲而盡。自己親手埋葬了美好,又怎麽能怪回憶的不眷顧?

半壁薔薇,寂寞如我。

我把思念收藏進時光,修心養性,等待你踏著腳下紛擾的曆曆紅塵,緩步輕舞,不傾城,卻傾盡我的一生。

越回憶,越無力。將輕狂埋葬于歲月,任思念沾染上絕望。執一把傘立于煙雨時的茫然,你可曾放下?宿命既不能改寫,索性順了它罷。

又是初夏,陌上花開如海。沿著宿命指引的去路,一如當年,只是再也沒有了當時心緒。暮然回首,一抹绯紅透過時光,襲入我的心間。

我會一直靜候在時光裏,期待你如夏花,而安卓版下載曾淌過你最溫婉美麗的年華。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