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貸_人生當立志

  人生當立志。無志則人難做,事難成。

  人生中的大多數人,都被生活的重負壓在身上,如同一塊巨石壓身,喘不過氣來。的確,微粒貸們的生活太沉重了,身心常有疲憊之感。但是又不能不爲自己的前途靜下心來,去尋找出路。也許會發出這樣的感歎:“唉,我的出路何在呀?我都熬到這樣的年齡了,怎麽還是沒有希望。”歎息是沒有用的,惟有挺著腰杆尋找出路才可能有最大的希望,才是硬道理。

  不管你是誰,都免不了在探索自己的人生出路中尋找到准確的人生目標。這是對自己也是對生命的負責!

  人生之所以迷茫,歸根結底主要是沒有遠大的志向和爲之奮鬥的明確目標。沒有人生的目標,只會停留在原地。沒有遠大的志向,只會變得慵懶,只能聽天由命,歎息茫然。想不讓機會就這樣溜走,不叫青春就這樣逝去,只有靠志向和理想沖出迷茫的漩渦,嶄新的人生之頁將會爲你從這裏掀開。

  人生立志,先從“志”說起。古人對“志”的解釋,是認爲“心之所指曰志”,也就是指人的思想發展趨向。當代漢語對“志向”一詞是這樣解釋的:“未來的理想以及實現這一理想的決心。”理解了“志”的含義後,我們對“立志”的含義就很好理解了。所謂立志,就是立下未來的人生理想。

  在人的一生中,除了年幼無知的童年時期外,其他每個不同的成長發展階段都與立志有很大的關系。簡而言之,青少年求學階段,尤其是大學時期,是人生志向的確立時期;中年工作階段,是人生志向的實現時期;老年休息階段,是對人生志向的回顧與檢查時期。由此看來,立志不是人生各個時期中不可或缺的事,這是值得青年們深思的。

  一個沒有目標的人就像一艘沒有舵的船,永遠漂流不定,只會到達失望、失敗和喪氣的海灘。成功者總是那些有目標的人,鮮花和榮譽從來不會降臨到那些無頭蒼蠅一樣在人生之旅中四處碰壁的人頭上。

  聰明的人,有理想、有追求、有上進心的人,一定都有明確的奮鬥目標,他懂得自己活著是爲了什麽。因而他的所有的努力,從整體上說都能圍繞著一個比較長遠的目標進行,他知道自己怎樣做是正確的、有用的。有了明確的奮鬥目標,也就産生了前進的動力。因而目標不僅是奮鬥的方向,更是一種對自己的鞭策。有了目標,就有了熱情,有了積極性,有了使命感和成就感。有明確目標的人,會感到自己心裏很踏實,生活得很充實,注意力也會神奇地集中起來,不再被許多繁雜的事所幹擾,幹什麽事都顯得成竹在胸。

  瓊.菲特說:“信心和理想乃是我們追求幸福和進步的最強大推動力。”

  慢慢人生路,讓我們立下自己的志向,蓋起自己成功人生的輝煌大廈吧!有志者,事竟成!

新的一天伴隨著午夜的鍾聲,悄然而至,望窗外,仍是一片黑暗,而她卻仍未眠。
她,一個來自山裏的姑娘,有著與山裏夥伴一樣的生活。父母出門打工,她由年邁的奶奶撫養,對她而言,早已習慣了沒有父母陪伴的生活,晚睡早起,洗衣做飯早已成了家常便飯。盡管父母每年都會往家裏寄錢,有時還會給她寄幾件新衣服,但她更渴望與父母在一起。她時常坐在高山上,向外遠眺,她是多麽希望能走出這座大山,與父母相聚,但她知道希望渺茫。
那天是寒假的第一天,她正在門口劈柴,只見村長匆匆忙忙走近院落,喊道:“小雨啊,你奶奶呢?”“爺爺,我奶奶上我大伯家去了,弟弟一直鬧,她去看看。”“哦,這樣啊,那你跟我走,你媽來電話了,你快去接吧。”“爺爺,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會糊弄我吧?”“傻孩子,爺爺什麽時候騙過你,快走吧,電話費很貴的,不要浪費了。”“哎,我這就來。”
她放下手中的活,立馬跟村長往村委會走,到了門口,她深呼吸了一下,抑制住自己激動的心情,拿起撂在那裏的電話,顫顫地說道:“媽,我是小雨。”“小雨啊,爸媽有好些年沒回家過年了吧,我們在外面打拼了這麽多年,也有了點積蓄,你爸的工作單位說他業績好,給我們分配了一套房子,雖小,但我們一家也能湊合著住,你回家跟奶奶去說,讓她整理一下衣物,我會讓村長幫你們買火車票,你們到城裏來過年吧。”“媽,你說的是真的?我馬上去找奶奶,那我先挂了啊。”“嗯,去吧。”
她按捺不住心裏的激動,立馬跑向大伯家,見奶奶正在那哄弟弟睡覺,便放慢腳步走了過去,“奶奶。”“咦,小雨你怎麽來了,家裏門關了沒?”“奶奶,我媽剛才來電話了,說要讓我們去城裏過年,車票都讓村長去買了呢!”“真的?那我們趕緊回家,拿些衣服。”
就這樣她和奶奶來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住進了陌生的房屋,父母給她聯系好了學校,讓她在城市裏讀書,接受良好的教育,也讓奶奶在城裏好好的生活。
轉眼間,開學了,她來到了新的班級,進行自我介紹後,老師讓她回到自己的位置,開始上課。或許是山裏的教育質量過差,有許多課程都落下了,她下課時常往辦公室裏跑,有時候老師不在,她就鼓起勇氣去問周圍的同學,還好,他們都很樂于助人,小雨也交到了不少朋友,還把家裏的特産帶到學校給他們吃。
城市裏的教學體制與山村不同,每周都會有一次小測驗,那次周五,數學進行了測驗,晚上試卷發下來,小雨緊張了起來,看到自己的試卷,不免心裏糾了一下,這分數實在太低了。
回到家中,她不似以前的活潑,直接往自己的房間裏走,父母和奶奶感到了她的異常,便走近房間問道:“小雨,怎麽了,怎麽愁眉苦臉的?”看著父母那麽著急,她便把心裏的委屈都說了出來,爸爸歎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雨啊,一次小測驗不能說明什麽,你剛進入那個學校,還不太習慣,以後會好的,你要相信天生微粒貸材必有用啊!”爸爸的一番話,如同一縷陽光去除了她內心的陰霾,使她重又開朗了起來。
黎明已悄然而至,她整頓好心情,准備迎來這全新的一天。

2001